疯不叫

蜜汁画质。
傻了傻了我个水彩废。
年纪轻轻画什么水彩。
看。
皮死了吧。∠( ᐛ 」∠)_

嘻嘻嘻老骨头拟人
想画老骨头和凯佬性转的同人(*/ω\*)
【凯佬】:嘿你瞧我这一把老骨头

凯佬性转私设
人体废到飞起orz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qwq(算了别挣扎了你个垃圾)

悄咪咪漂个移嘻嘻嘻♬︎*(๑ºั╰︎╯︎ºั๑)♡︎

惊蝉

(一)
惊惮依旧记得,那年与薜芜归的初见,曙光初露,树影斑驳,零碎的金黄倾颓在他身上,暖得醉人,青年弯着细长的眉毛,将他从地上拉起,嫩翠的草叶被摩得沙沙作响,惊起一树寒蝉。
他似乎笑了,“以后,使唤你惊蝉罢。”
“我,名曰薜芜归。”
薜芜归。他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
芜归芜归,年华将芜,离人不归。
(二)
薜芜归是个画师,也是名巧匠。他造出来的纸,在京城都富有盛名。而今世上最有名的画作——《三更寒夜寻春图》,由纸到画皆出自他之手,据说那幅画所用的纸通体乌黑,乃是用百年玄木制成的。那上百朵通透的梨花苞在雪夜中真的能绽放,满树雪白,震撼无比。
听着这被说得神乎其传的流言,话题的主角揉着惊惮柔顺的白发,无奈地笑了,惊惮望着他,默默无语,只是用指尖轻轻摩挲着薛芜归的手掌,“怎么了?惊惮。”青年姣好的眉目舒展开来,“你也会变得这么厉害的。”似乎看穿了惊惮心中所想,薛芜归温声道,那纯黑的玄墨色瞳孔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却又极其浓郁的哀伤。“迟早会的…”
(三)
“薛师父,您看这…”
“不行,您请回吧。”薛芜归淡淡道。刘四暗自咬牙,目光却依旧贪婪地黏在惊惮身上。那疯狂到近乎扭曲的目光,几乎要将惊惮灼伤。他还不死心,“这事要是成了,对你我都有好处,那只不过是…”
“薛晓,送客。”一道黑色身影闪过,霎时便到了刘四面前,刘四还未看清那人的眉眼,下一秒便被飞起一脚踹到了门外。
“嘭!”大门被重重合拢。
“谢谢了。”薛芜归轻笑,薛晓不语,深灰色的眸子里没有丝毫光彩,俊俏的面容仿佛含冰带雪,冷冽又高傲。他点点头,一晃身,便又隐入了黑暗。
待周围没了声息,薛芜归才抬手,放开了一直躲在他怀里的惊惮。
“惊惮。”他突然唤到,惊惮望着他,那双黑色的眸子里盛满了他无法看透的情绪。“你若是跟着刚才那人,便可以成为你所想的模样。”薛芜归喃喃。“你会被关起来,供万人瞻仰。”
“可我不愿啊。”
那只是个奢华至极的囚笼罢了。
(四)
惊惮多了一个伙伴,是薛芜归带回来的,他唤他,秋枫。
薛芜归似乎很喜欢秋枫,为他做了一身极其华丽的衣裳,将那白净清秀的脸庞衬得贵气逼人,相较之下,一袭白衫的惊惮则显得有些平凡,平素里薛芜归最爱抚摸惊惮那头纯白无瑕的发丝,秋枫来后,薛芜归则时常揉着秋枫那淡淡的金黄,就如同将他遗忘了一般。
惊惮依旧默默的。
(五)
刘四又来了。
那天,薛芜归将惊惮带到阁楼,叮嘱他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而他则带上秋枫去见了刘四。
阁楼的木门轻轻地阖上。
终于厌倦了吗?惊惮想。
也是,跟着薛芜归快五年了,自己哪怕再好看,也该腻味了,跟何况…
零碎的尘土纷纷扬扬,浸染了阁楼中无数纸卷,就连最洁白的那张,似乎,也沾染了些许尘埃。
(六)
秋枫不见了,在那天见过刘四之后。
薛芜归则像从前一样,恢复了每日带着惊惮四处游玩的生活,就如同秋枫从未出现过一般。
只是那双总是含笑的眸子,如今却溢出淡淡的忧伤,弥久不散。
惊惮隐隐猜到了什么,刘四那贪婪扭曲的丑陋模样,依旧深深扎在他的脑海中,而现在想来,秋枫的模样,竟与自己有五分相似。
“深暑时,酌酒自酣,音容旧依然,常惧秋日来,凄风江水澹,彻骨动川。”
薛芜归低低地吟颂着这不知名的诗篇,声音极轻,和着几绺幽风,晕开,消散。
(七)
那日,皇上诏薛芜归进宫,说有要事相告。
这一次,他没有带上惊惮。
他临行前,在惊惮的衣摆上题了一行小字,似乎是首诗。
惊惮没看
他总有些不安,是的,不安,那种他从未有过的情绪。
薛晓一直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八)
薛芜归这一去,便是十日的杳无音讯。
直到那日,刘四愤然的咆哮在屋外响起,惊惮才知道,薛芜归要死了。
罪名是欺瞒天子,以下犯上。
大量的官兵涌入薛芜归家中,却被一把大火阻了去路。
刘四声嘶力竭的怒骂如同被定格一般,萦绕梁上,三日不绝。
墨色云雨缀在月空,如罗幕归拢。
寒鸦无踪。
(九)
惊惮终是见到了《三更寒夜寻春图》,还有秋枫,和薛芜归。
在一场大火中。
那日,薛晓一把火烧了薛家,便带了惊惮来了宫里。恰好此时,宫里也起了大火,是薛芜归放的。
青年隔着火幕,朝着他笑了。
那一刹,天地黯然。
他手上,两幅绝美的画卷,一幅是踏雪寻春,一幅是富贵牡丹。
而惊惮则看见,那墨发如瀑的寻春,温柔地注视着青年,直至消融殆尽。
“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两全之事。”薛晓忽然开口,对着惊惮说到。
而在旁人眼中,薛晓知是对着怀中素白的纸卷,喃喃自语。
“人总是贪心的,没有例外。”
“权力、富贵、美人、…甚至于画作。”
“任何人都想将美好的东西据为己有,一草一木,甚至于这个世界。”
“一丝一毫都不愿放过。”
“人啊,被世俗困住太多了。”
“寻春,便是被那刘四强抢而去,献给当今皇上。”
他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那时先生资历尚浅,除了含恨忍下,别无选择。”
“现在,先生不一样,你也与寻春不同。”
火光终究渐渐湮没了薛芜归的身影。
“你可知,先生最后,为你题了什么字?”
薛晓抚上那力透纸背的字迹,缓缓开口。
“深暑时,酌酒自酣,音容旧依然。”
“常惧秋日来,凄风江水澹,彻骨动川。”
“因如此,不舍惊惮,便将秋枫还。”
“倒不如,梦里寻春,一任寒岭边。”




讲道理哦这他娘正文还没动番外都写完了我可棒棒。(๑•ั็ω•็ั๑)

原曲生物股长《樱花》,薛晓向。qwq我的薛洋小天使他超可爱啊啊啊啊